<table id="3p8r6"></table>
  • <th id="3p8r6"><dd id="3p8r6"></dd></th><var id="3p8r6"><label id="3p8r6"></label></var>
    <var id="3p8r6"></var>

    <var id="3p8r6"><ol id="3p8r6"></ol></var>
  • <var id="3p8r6"></var>
      <code id="3p8r6"></code>

      國家級職業教育門戶 www.joyrr.com

      當前位置: 首頁 > 產業觀察 > 正文

      “東數西算”工程全面啟動

      作者:王 政   來源:人民日報   發布日期:2022-06-15


      數據來源:國家發改委、中國信通院

      今年2月,國家發展改革委、中央網信辦、工業和信息化部、國家能源局聯合印發通知,同意在京津冀、長三角、粵港澳大灣區、成渝、內蒙古、貴州、甘肅、寧夏等8地啟動建設國家算力樞紐節點,并規劃了10個國家數據中心集群。我國一體化大數據中心體系完成總體布局設計,“東數西算”工程正式全面啟動。

      作為繼“西氣東輸”“西電東送”“南水北調”后又一項國家重要戰略工程,“東數西算”有哪些深遠意義?當前新型算力網絡體系構建得如何?記者采訪了相關企業和專家。

      助力我國數據中心供需平衡,實現低碳、綠色、可持續發展

      呼和浩特向南20公里,位于青城的大數據云計算信息園區里,24小時不停運轉的1萬架IDC(互聯網數據中心)機架,讓寂靜的草原涌動澎湃算力。

      這座國內最大規模云計算數據中心基地之一——中國聯通呼和浩特云數據中心,是中國聯通八大算力樞紐節點資源布局中的重要一環,也是全面承接國家“東數西算”工程的重點項目。目前,已有國家部委、政府機關、國際知名云計算廠商、大型互聯網廠商、銀行保險機構等百余家政企客戶入駐。

      “呼和浩特全年平均氣溫8攝氏度,一年約有5個月使用自然冷源制冷。”中國聯通呼和浩特云數據中心有關負責人介紹,通過創新運用“冷卻塔+板式換熱器”的方式制冷,每年可節約電量500萬千瓦時。

      “隨著5G等新技術快速發展,我國數據資源存儲、計算和應用需求不斷提升,帶動數據中心規模高速增長。”中國信通院云計算與大數據研究所所長何寶宏介紹,近5年,我國數據中心機架年均增速超過30%,而一個超大型數據中心年耗電量通常達到億千瓦時級別。

      開放數據中心委員會研究數據顯示,2020年中國數據中心能耗總量為939億千瓦時,碳排放量為6464萬噸。預計到2030年,能耗總量將達到約3800億千瓦時。若不使用綠色能源,碳排放總量將突破2億噸,約占全國總碳排放量的2%。

      推動“東數西算”工程,通過構建數據中心、云計算、大數據一體化的新型算力網絡體系,將東部算力需求有序引導到西部,可以充分發揮西部地區氣候、能源、環境等優勢,擴大可再生能源供給和就近消納,既有利于緩解東部地區能源供給短缺問題,又能助力我國數據中心實現低碳、綠色、可持續發展。

      “利用西部地區資源承接東部地區需求,可以逐步改善我國數據中心供需失衡問題,有助于培育我國超大規模數據要素市場。”何寶宏指出,“東數西算”工程有助于提升我國各大區域間、各數據中心間的網絡能力,進而提高全國網絡互聯互通水平。

      “推進‘東數西算’工程是解決我國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的重要工程。”中國聯通研究院院長李紅五表示,“東數西算”不僅有利于促進區域和產業的平衡充分發展,也有利于提升產業鏈整體抗風險能力。如同“西電東送”“西氣東輸”解決能源問題一樣,“東數西算”通過新型基礎設施建設不僅可以為西部帶來投資,助力當地產業結構調整和經濟轉型,還能通過算力基礎設施建設撬動上層應用的引流和發展,帶動全國數字經濟協同發展。

      每年帶動投資約4000億元,給產業鏈企業提供廣闊市場

      “上線當天,12家企業簽約入駐,算力利用率達到90%以上,實現上線即飽和運營。”5月10日,作為國家一體化大數據中心成渝樞紐的“算力制高點”、西南地區最大的人工智能計算中心——成都智算中心正式上線。

      成都智算中心有關負責人介紹,這座總投資規模約109億元的計算中心,包括人工智能算力平臺、城市智腦平臺和科研創新平臺等三大平臺。其中,人工智能算力平臺一期工程采用基于華為昇騰人工智能基礎軟硬件的人工智能集群,算力相當于15萬臺高性能個人電腦的計算能力。

      “華為正通過ICT(信息與通信技術)聯接和計算技術、數字能源的持續創新,為參與‘東數西算’的客戶提供具有競爭力的產品與解決方案。”華為監事會主席郭平說。據了解,目前已有20多個城市正在規劃和建設人工智能計算中心,這給華為與合作伙伴聯合發布的“昇騰智造”“昇騰智行”“昇騰智巡”等系列行業解決方案提供了廣闊的市場。

      “‘東數西算’工程布局空間跨度大,數據傳輸更為頻繁,用戶對低時延要求更高,現有骨干網絡的性能難以勝任。”長飛光纖光纜股份公司材料事業部副總經理王鐵軍說,“東數西算”將有力推動骨干網傳輸速率從100G向200G、400G等更高速率升級,這給長飛光纖帶來了新的市場機會。據介紹,2021年,長飛公司開發的新產品,助力中國移動實現了1100公里長距離單載波800G大容量傳輸。今年,長飛公司連續以最大份額中標中國電信、中國移動新一代光纖光纜集中采購項目。

      同樣看中“東數西算”工程市場潛力的還有各大服務器生產企業。位于甘肅金昌的紫金云數據中心高性能計算中心一期項目建成投運以來,已與上海、無錫超算中心就“東數西算”項目落地達成合作意向。

      “紫金云采用了聯想高性能計算解決方案,安裝了100個聯想高密度機架式計算節點、50個聯想人工智能服務器以及分布式存儲系統。”聯想基礎設施方案業務集團政教行業總經理黃玥說,“東數西算”工程為數據中心產業帶來重大利好,服務器行業景氣度也將持續向上。據測算,2022年中國服務器市場收入增速將超過10%。目前,國產服務器已快速成長為我國算力主力軍,聯想、浪潮等國內服務器廠商位居我國服務器市場前五,整體市場份額達到74%。黃玥表示,在“東數西算”工程帶動下,這一份額將進一步提升。

      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院長余曉暉介紹,截至2021年,我國在用數據中心機架總規模為520萬架,互聯網數據中心市場收入達到1500億元,云計算市場規模3030億元。預計“十四五”時期數據中心機架年均增速將保持在20%左右,收入增速將保持在25%至30%;云計算收入年均增速有望超過30%。

      國家發改委創新驅動發展中心副主任徐彬表示,“東數西算”工程每年能帶動投資約4000億元;同時,算力設施建設之后,還會給西部帶來信息技術、綠色能源等產業發展機會。

      夯實算力、網絡基礎設施建設,建立數據跨域存儲和管理新機制

      3月31日,總投資50億元的長三角區域核心數據節點——中國電信杭州大數據中心項目正式在浙江杭州蕭山區開工建設。

      5月29日,全國一體化算力網絡粵港澳大灣區國家樞紐節點韶關集群正式動工。到2025年,韶關數據中心集群將建成50萬架標準機架、500萬臺服務器規模,投資超500億元。

      …………

      作為我國數據中心建設的主力軍,近年來,三大基礎電信運營商、第三方互聯網數據中心運營商以及互聯網企業,紛紛加快算力網絡建設。目前我國數據中心約520萬標準機架中,西部占比已達20%。

      伴隨著“東數西算”工程的推進,位于產業鏈下游的數據生產方和算力使用者,會選擇將數據的存儲、計算放在西部嗎?

      “數據中心總成本包含投資建設成本和運營成本兩部分。”中國移動計劃建設部副總經理丁宏慶說,其中,水電費、運維費用、管理費用等運營成本占總成本約20%,而電費在運營成本中占比超過50%。“西部地區不僅可以實現自然冷源供冷,節約用電量,電價也較東部地區存在一定優勢。”丁宏慶說。

      不過,受限于網絡能力、技術能力、人才體系、市場環境和應用場景等方面的差距,西部地區在大數據發展方面依然面臨不少困難。丁宏慶建議,積極探索建立數據跨域存儲和管理新機制,建設高效靈活的資源調度體系、提升“東數西算”工程使用體驗,同步研究數據運營增值服務和產業培育機制,出臺相關扶持政策,切實幫助中西部地區依托數據中心建設提升技術能力、人才儲備和服務水平。

      “數據存儲和計算等環節,投資大、回報時間長,西部地區如僅僅依靠財政補貼電費和土地出讓金等方式吸引數據中心入駐,很難持久。”中國工程院院士鄔賀銓建議,西部地區要從全產業鏈來完善數據中心的生態,著力向大數據上下游產業拓展。比如,向上游可發展數據預處理產業,包括數據的標注、清洗脫敏,并且開展本地數據的挖掘服務。向下游發展,引進大數據產業鏈中的硬件部分,如生產服務器邊緣計算機房等硬件設施,以及建立工程和運維隊伍,提供數據中心機房建設的工程服務等。

      除了在大數據產業鏈上下游尋找拓展機會,“東數西算”工程還可以在數據的差異化上做文章。據介紹,因對時效性需求的不同,數據又有“冷數據”“熱數據”之分。“冷數據”一般指時效性需求不太高,數據處理多為后臺加工、離線分析、存儲備份等業務類型,約占整個數據總量的70%,適合放到西部。“熱數據”則對處理時間要求高、需要立刻作出決策并運算,比如自動駕駛、遠程醫療、工業互聯網、金融證券、災害預警、視頻通話、人工智能推理等,數據量大、對低時延要求高、傳輸成本也較高,更適合放在東部甚至是企業周邊進行處理。

      “從數據中心建設到數據要素跨域流通,‘東數西算’工程落地是一個系統性課題,除了需要繼續夯實基礎設施、網絡、算力等技術實力以外,也需要通過更加完善、科學的政策和機制來實現。”何寶宏說。據了解,北上廣深等一線城市正在持續加強對數據中心產業的政策引導,要求逐步關閉高能耗、功能落后的備份存儲類數據中心,推動數據中心低碳發展。

      “逐步打消企業數據西遷的顧慮,除了在東部資源緊缺的領域如土地供應、電力價格以及減排指標等硬約束上發揮政策的引導作用,還要在破解技術融合難題上下功夫。”李紅五表示,針對“東數西算”工程目前面臨的帶寬、時延、算網融合、算力調度等技術難題,要進一步加強頂層設計,形成統一的標準體系,打造超長距離、大帶寬、智能光傳輸網絡,還要以算網協同為基礎,通過算力調度構建全國一體化算力網路,推動我國算力資源有效配置。


      (責任編輯:zhaoq)

      友情鏈接

      電子郵件: chinazyorg@chinazy.org 電話:010-62389019   京ICP備09048925號-1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6194號 聯系方式 站長統計

      版權所有 中國職業技術教育網     技術支持:萬合技術 博達軟件

      人不卡高清av在线播放